今日面孔:危险关系(图)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07-16浏览次数:

  伤医案近期频发,10月17日,上海曙光医院病人家属打砸重症监护室;10月21日,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患者家属将医生打得脾脏破裂。特别是25日温岭医院医生王云杰被刺身亡,将近年积怨已久的医患矛盾激化到业内震荡、人人震惊的地步。以至于29日,浙江省卫生厅副厅长马伟杭表示,将建立医疗场所的警铃、监控、安检和安保等必要防护措施,以保障医疗安全。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前不久出台文件,要求医院按不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或按20张病床1名的标准配备保安。

  这几起伤医案,细节各有不同,比如温岭事件,患者对医疗效果不满,行凶不排除精神疾病等因素;而广州一案,患者家属对相关规定并不了解,将不满转移到医生身上;上海一事,属于家属与医生对治疗看法不一,不惜危害他人安全。

  个案虽不同,但诸多个案聚集,使得社会共识形成:医护人员屡屡成为受害者的现象凸显了从业风险加剧以及医患信任关系坍塌。警察的入驻,确实可以震慑到可能存在的“医闹”等危险,但以暴制暴易,重建信任难,双方对彼此形象的认知,早已固化。怎样才能避免进一步升级成为互相防范的“假想敌”,必须追根溯源,从近年来双方的种种变化说起。

  多数怀疑或误解与态度有关。有医生提到,一位患者说,杀死一个医生,下次来看病,服务态度肯定更好了。这种对医生态度消极的印象相当普遍。排除个人道德因素,www.766788.com。回归到最根本的诊疗过程来看,当下公立医院占主导的医疗市场未曾放开,医疗服务供给严重不足,患者纷纷越过初级医疗环节,追求有限的优质服务,以至于“号贩子”也成为大中医院一景屡禁不绝,直接导致医生的工作量日益加重。但优质资源的分配,也并非由医生层面掌控,因此,一方面是患者求医艰难,另一方面,医护人员怨言颇深。以往“高尚”的救治行为,只能退化成简单直接的交易行为。有网友评论说,只要医生正常上下班,医疗体系就会崩溃。一语之间,怨气浓重。长此以往,如何恢复往日的“温情场面”?

  矛盾还来自于利益分配不均。高强度的工作内容,对应的并非出色的薪资回报,医生在职业荣誉感之外,当然存在着逐利动机。所以,药品、器械等医疗用品,化验、B超等检查手段,就成为医院的赢利来源。至于陕西富平产科医生贩卖婴儿、天津妇产医院强喂奶粉、葛兰素史克等外企对医生行业大肆行贿等等极端案例,在此背景下在所难免。医护人员的价值得不到体现,只能诉诸于个体行为,或是行业潜规则,但医护人员形象从此坍塌。

  假设医疗市场能够放开,允许医生自由执业,在医疗服务供应充足的情形下,市场会筛选出合理用药、技术过硬的医生,诊疗费随行就市,药品费用也可下降。如此一来,医生不必疲于奔命,患者不必忧虑病无所医。只是这种假设中,还存在大量制度障碍,并非一朝可以改变。

  患者也并非纯粹理性。交易行为使其默认了付款与康复之间必然联系,但这恰恰是无从保证。此外,患者自身还面临其它制度困境,比如公共投入不足的医保体制,以前段时间产生轰动的农民郑艳良“自锯病腿”为例,郑艳良在患病后,到处求医,在医院声称需要缴纳高额治疗费用之后,放弃住院。如果新农合、大病救助、医疗救助等制度不缺位,患者或许可以得到有效治疗。但在民众情绪激昂,声讨看病贵看病难之时,这笔账,也算到了医院头上。更有媒体的不专业报道插手其中,使得医疗纠纷难以通过正常渠道解决,患者可借舆论与科学及官方抗争。“缝肛门”事件、“八毛门”事件、以茶充尿送检事件……媒体应当谨慎地进行判断,因为为这些业余报道买单的是医护群体。

  诸多因素结合,当多疑、心怀恐惧、信息匮乏、先天弱势的患者踏入医院,他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名焦虑、劳累、心生警惕的医生,还有其背负的改革多年不见成效、积重难返的医疗体制。

  无论是对医德医风不满,还是认为医疗质量不佳,患者本可以依赖合法、合理的维权渠道,以温岭杀医个案为例,事实上,2009年3月,温岭市即成立了医疗纠纷调解中心。这批“由法院、公安、医疗、信访等老同志为第三方的调解委,专项介入调处医患纠纷。”成功率曾经达到100%,但这一次,医疗纠纷调解机制形同虚设。